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管家婆马报开奖现场直播 >

他是中国摄影Blog第一人也是个「花心」漫画家 知中Talk31

发布日期:2019-08-04 02:06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他是中国摄影Blog第一人,也是个「花心」漫画家 知中Talk31

  生于1976年,目前在北京和西雅图生活。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艺术创作涉及动画,摄影,绘画等多个领域。是中国最早的摄影博客「的作者,也是艺术社团「绿校」的创始人之一,以及绘画团体「N12」成员。

  2001年,《纽约时报》的专栏撰稿人大卫·格拉格(David F. Gallagher),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的信,信中这个叫温凌的男孩,表达了自己对大卫所创立的摄影博客的喜爱,并告诉他自己创立了一个相片网站「」,向外界展示一个完全不经修饰的北京。

  后来,大卫·格拉格将温凌的博客链接放在日志中。于是,上万的外国网友涌入「ziboy.com」,它成了当时亚洲最知名的摄影博客之一,也成为中国最早的摄影博客。

  在创立摄影博客后,温凌开始漫画创作,用或粗或细的简单线条,非常简约地勾勒出一个又一个记忆中的现实故事。除此之外,他还涉足油画、水彩、矢量绘画、壁画的绘画形式,视频创作等艺术领域。

  近年来,他的作品更频繁出现在年轻人的视野中,不管是在abC艺术书展,还是在微信表情包,都有他的身影。

  本期知中Talk,我们和这位涉足多领域的「花心」漫画家,聊聊他的创作故事。

  温凌:我是大约在三年前搬到西雅图,这个城市特别喜欢下雨,冬天会连续下雨,是一个比较有特点的地方。我住在西雅图的郊区,这里非常漂亮和安全,但是西雅图市中心和我在中国想象的美国不太一样,流浪汉比较多,然后也让人觉得不是特别安全。相比之下,在北京的市中心特别安全。

  北京是我出生成长的地方,在那里有很多记忆。我小的时候住在建国立交桥附近,经常傍晚就和家长、朋友去乘凉,有的时候会散步过去,有时候骑自行车过去也非常惬意。最近几年警察太多了,所以就不是特别喜欢去,觉得气氛有点紧张。几年前我把在北京的住所移到顺义,我很喜欢那边,感觉非常舒服。而且我工作和社交的区域主要是在望京附近,那边有美院和798,所以住在顺义也很方便。

  因为我的太太也是一个在北京出生的小孩,但是她小学的时候和家长移民到西雅图,所以我们结婚有了小宝宝以后,她希望在西雅图生活一段时间,然后在北京也生活一段时间。

  温凌:abC书展的两个负责人,都是我之前就认识的好朋友。2018年的abC书展,我也有以观众的身份去参加,里面很多参展商都是我特别好的朋友,因为我自己画漫画,也出过漫画书,做一些小的艺术出版,所以每次到abC书展都像回到家一样,特别有亲切感。今年书展的两位负责人找到我,希望我能为2019年的书展设计吉祥物,就欣然接受了。

  吉祥物的灵感主要是来自abC书展原本的logo,这个漫画形象的主要元素就是logo里的一些图形。最初的色彩方案是选择北京站的那个颜色组合,由我创作,然后上海站的颜色做了一点改变,这是abc书展的平面设计师做的一个改变,他希望区别于两个城市的颜色,我也非常喜欢这个改变。

  温凌:我的爸爸温泉源是一个儿童插图画家,他画了大量的儿童绘本,类似那种小朋友们看的童话书。所以受我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在高中的时候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大学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一直在做和画画有关的工作。

  至于漫画领域,我只看过最流行的一些漫画作品,比如机器猫,稍微小众一点的或者特殊一点的漫画我都不了解,我对漫画的热情和灵感主要是来自于童年时期,看到父亲画了大量的针对幼儿的童话书。

  温凌:父亲对我的人生有重要的影响,他除了影响我走上了绘画的道路,对我的性格世界观都有影响。他是年纪很大的时候才有了我,而且我是家里的独子,所以对我比较溺爱,从小就不让我干活,造就我比较娇生惯养,任性的性格。

  知中:了解到你曾担任《京华时报》的摄影师,也是中国最早的摄影博客「的作者,为什么会选择在毕业后从事摄影工作?当初设立摄影博客的初衷是什么?

  温凌:这与我毕业以后时代发生的一些改变有关。摄影其实和绘画一样,都是和视觉有关的,所以他们之间有很多相关性。2000年左右,我毕业没多久,那个时候互联网刚刚进入普通家庭。

  当我毕业以后,第一次接触了互联网,发现外面的世界第一次离我这么近,可以不用出国,只要按按键盘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事情。但是语言的障碍让我无法阅读外国的网站。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看到了后来叫做摄影博客的类型网站,最初看到的是一些来自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摄影博客,这种网站全部都是照片,几乎没有文字,它能和全世界人民跨越语言进行交流的形式吸引了我,很快我也做了属于自己的来自中国北京的一个摄影博客。

  当时我的这个网站快速在全世界的摄影博客圈受到重视,我是2001年开始做摄影博客的,在这个摄影博客做成以后,我利用它找到了京华时报摄影记者的工作。在做摄影博客之前,我几乎没学过摄影,也没太认真拍过照片。

  △2001年温凌创立算是中国最早的摄影博客。2013年,温凌关闭了此网站。

  温凌:都是和视觉相关的创作。摄影有一部分工作是由机器来完成的,这一部分所携带的信息量比较恒定。而绘画的每个步骤更多的是由人来完成,携带的信息量更大和更具有不稳定性。

  △2016年,他在tumblr建立了现在的重新发布了一些摄影作品,拍摄的内容都是他从2001开始记录的日常所见。

  知中:2002年你和几个朋友在网络上成立独立的漫画组织「绿校」,创立的机缘是什么?

  温凌:最初我们在互联网上结识了一些喜欢绘画、摄影、音乐的年轻朋友,我们希望成立一个艺术社团,一起创作有别于日式漫画的,拥有中国特色的漫画作品,但是很快成立组织的初衷就发生了改变,最后变成一个文艺青年在互联网上交流的平台。成立绿校的初创者以及后来的管理者在绿校成立后的十年内陆续离开,包括我自己。

  温凌:2000年初的时候,其实国内的漫画创作是没有像现在这样多元化的。因为互联网还没有普及,在国内能够看到的外国漫画作品有限,所以当时国内流行的漫画作品几乎全部都是日式漫画。所以创作非日式漫画,让国内的漫画生态变得更加多元,也是我们想要成立一个艺术社团的目的。

  但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大家看到更多元更丰富,来自欧洲美洲或很多地下漫画的作品。而且在所谓最酷的文艺青年中,并不是你看日式漫画就是最酷的,那么我们最初成立社团来对抗日式漫画的这个目的也慢慢消减了。

  温凌:这些故事属于对话我生活中印象深刻的东西。我创作漫画的过程是这样的,当我拿起笔构思和创作一个作品时,我会对我的生活记忆进行一次筛选。我的记忆只会记住生活中的某些事、某些人、某些场景,会忘掉好多事、记不住很多事、弱化很多事。

  那么在画这些我记住的人、场景和物体的时候,也会有所弱化和强化。我愿意适应这种记忆中的筛选,对生活进行一次重新选择。

  当然我的作品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来源于比较真实的现实生活,还有一部分是一些超现实类型的作品,但是他们的灵感都是来自现实生活给我的一些刺激。

  知中:《One day in my life》等早期漫画作品为什么会选择用朴素的黑色线条描绘?

  温凌:我喜欢从一些简单元素到复杂元素慢慢地推进,那么只用简单的黑色单线来进行创作,是我认为可以调动的最简单的元素。在我进行漫画创作的初期,我先用这种简单元素进行创作,当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也开始使用各种颜色的元素加入其中。

  温凌:叙事性,漫画形式感,具体化,以线为主。形成这种风格是因为我的个人经验,价值观和教育背景。

  △2012年,温凌用一整年时间画了一个漫画故事《One Day in My Life》他按时间顺序,画一天中令自己印象最深的事

  知中:从漫画、壁画到非具象绘画、矢量绘画等方式,你在三五年时间内死磕某种创作方式, 又是如何界定自己该换一种创作方式?

  温凌:我进行一种形式和内容的创作,持续几年以后,新鲜感多多少少会下降,我希望换一种形式和内容进行创作,让我产生新的刺激。

  我创作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够更充分地找到个人的不可取代性,那么所谓个人的不可取代性,它就像在一个容器里面加满各种材质,如果我只加入石头,表面上好像做得很充分,已经把一个容器充满了。但是我换一种材质,加入一些水或者沙子,它会变得更充分。我希望不断地转换形式和内容,能让我要做的事情变得更坚实,充分和精准。

  我的工作方式是把自己想要做的、能让自己最感兴趣和最兴奋的事情,列出一个排行榜。我会选择这个排行榜里的前十名或者前五名的事情去做。这个选择也会针对它的可实施性和我当时的直觉,当我选定了一个最近想要做的领域,那么我会死磕他。3-4年后,当我觉得做的比较充分了,已经有点不那么兴奋了,我再从我的排行榜中挑选下一个要进行的项目。

  温凌:每次转换的时候都会面临很多挑战,万事开头难,但是面临这些挑战的时候,是我觉得非常愉快和享受的时候。

  我的排行榜里曾经列出过漫画故事,但是我在最初根本画不出来,觉得太难了,我只能画出单幅作品,把它串成一个故事的风格。我尝试了很多次连续创作,但都画不出来。在这个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收到了国内一个地下漫画杂志《SC》的邀请,他们邀请我为他们的下一期漫画书创作一个漫画故事,我和他的主编说,我特别想画,但是我还从来没画出过一个漫画故事,你们这样邀请我,有点风险。他们主编说:「我们相信你能画出来」,我得到了这个鼓舞以后,就硬磕出了第一个漫画故事,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出版了三个漫画合集,而且做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在我创作漫画作品的初期,像2009年的那些作品,大家可以看到,我只是用特别简单的单线画出特别简单的构图,包括用笔都不是特别流畅,好多人问我,你是故意想要追求这种质朴的感觉吗?我说不是,这是我竭尽全力画的,我觉得太难了。但是从不可以到最后能够可以,这个过程太让我享受了。

  温凌:我最喜欢的系列是《One day in my life》,还有我画的父亲系列。《One day in my life》算是中短篇的漫画作品,它是我创作的比较完整的作品。爸爸系列是一个充满生死离别感情的作品,很多内容是父亲弥留之际,我在医院病床旁陪床时创作的,每次看到这些作品都让我感慨万分。

  知中:你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将个人的不可取代性做到极致」,又是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的?

  温凌:这个所谓的不可取代性是相对而言的,从一个角度来说,人人都是可以被取代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达芬奇画两个鸡蛋,也是在区别它们之间的不可取代性。我觉得这种不可取代性是任何个体都携带的,他可能很微小,但是我希望能够找到它,并且把它做到极致。

  那么怎么找到它呢?这个东西是什么?我觉得就是那些自己特别擅长去做,特别喜欢去做,而别人特别努力,特别费劲,也做不好做不出的事情。这和每个人不同的教育背景,不同的个人经验,不同的DNA密切相关。当我发现它们以后,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事情做到足够精准,充分地挖掘和释放。

  温凌:我最想做的事情排行榜里,虽然有一些事情特别诱人,但是我也会考虑它实施的便利性。相对于绘画来讲,创作电影它需要的条件更复杂,那么我也希望慢慢来,不要太着急。

  知中:你近期在YouTube频道更新的视频是在为电影做准备吗?为什么会有这个构思?

  温凌:我今年开始做了一个YouTube的频道,名字叫「ziboy TV」,也尝试做了一些长镜头的拍摄,未来也想慢慢地加入一些故事性创作,或者一些直播表演。

  温凌:那个列表里现在还有电影和做音乐,但是音乐方面,我准备这辈子放弃它,而电影我还打算尝试。其他我想要做的事,基本上大的领域我都尝试过了,未来除了电影以外,就会在我之前尝试过的几个领域继续深入挖掘。

  △2013年,温凌开始进行矢量绘画创作,矢量绘画的特点之一,就是可以对作品尺幅进行无限制,无损失的放大。他还通过淘宝网制做了一些很大的挂旗。

  温凌:当你把自己一个兴趣爱好作为职业以后,我觉得在生活中真的没什么其他兴趣爱好,工作就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

  要是硬说的话,我前一阵比较沉迷于玩手机游戏,那个游戏叫《皇室战争》,每天都要玩两三个小时。沉迷这个游戏以后,耽误我很多时间,我不停的把这个APP从我手机上删除,但过了几天又重新装回来,这个过程反复了不下十次了。像我现在是刚刚删除的阶段,据我这次删除已经过了有将近一周了。我看看这次能坚持多久。

  还有一个爱好是看日剧,我是日剧发烧友,这个爱好我会控制在每天太阳落山以后再去做,所以对我的创作影响还不太大,因为我晚上不怎么画画。

  温凌:所有类型的日剧我都看,每个最新的日剧,我都会大概看一些,如果觉得好就一直往下看,觉得不好就换下一个。当然,日剧男女主角的颜值,我也会在意。

  我最喜欢的日剧导演是福田雄一,他所有电视剧我都推荐。近期想强力推荐的日剧是《我是大哥大》,稍微隔得久一点的《儿童警察》也是我想强力推荐的。

  △从1992年上美院附中开始,温凌就很喜欢画油画自画像,一直不断画到现在

  温凌:我一般是早上起床以后先上一阵网,然后吃午饭,主要的创作时间是在下午,然后晚上是看看日剧、网上冲浪或者刷手机。